快捷搜索:

武冈攀角楼的传说(二)

武冈攀角楼的传说(二)

文/邓联华

图/戴平

狂风卷集着乌云,黑雨笼罩着大地,透过密集的雨幕,天地间一片苍茫。一大早,夏勇和父亲又带领乡亲们抗洪抢险去了,翠云和母亲在家照顾蹒跚学步的孩子。暴雨已连续下了多天,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四处冲撞,漫过河堤湖塘,席卷田野村陌,低洼处的房子浸泡在雨水里垂垂可危!照这阵势如果再下半天暴雨,村民们的损失将会非常惨重!

“妈,您在家照看小宝他们,我去看看勇哥他们抗洪的事到底怎么样了?都连续干了三天啦,真放心不下。”翠云满脸忧虑,操了一把雨伞急如星火的冲出了家门。“翠云,要注意安全,看看就回啊!”婆婆的叮咛夹卷在猛烈的风雨中柔弱如丝。

村落外的风雨似乎更加狂暴,豆粒大的雨滴倾盆而下好像要把伞面击穿!夏勇和乡亲们头戴斗笠,身穿蓑衣,手握锄铲,紧守在各处。他们已连续奋战了三天三夜,疲惫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为了守护村庄的安全,他们没有一个人选择退缩。

一定又是那条孽龙作怪!翠云一扭身,大步流星向后山冲去。

传说中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还有鱼跃龙门化龙,蛇蛟跨境化龙……龙的传说千奇百怪,神秘莫测,莫衷一是。为祸人间,最为凶险的是蛇蛟化龙!一般蛇蛟修炼到一定程度,就会“嫌池子小了,藏不住龙”,便会施展浑身功力,吞云吐雾,呼风唤雨,推波逐浪,向外面发展。蛇蛟化龙最大的瓶颈就是“过坝”!就像升学考试一样,能过一道坝的蛇蛟基本上就成了龙;能连过三道大坝的,那就不是一般的龙了;能所向无敌,一路到海的更是龙中翘楚啦!俗话说,“不是猛龙不过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龙有化龙的套路,受罪的是沿江的老百姓啊,洪水一至,一无所有。真可谓“一蛟化龙百姓哭!”因此人们在河道紧要处多多修桥建坝就为了防止蛇蛟化龙为祸人间。

后山的山洪排山倒海,汹涌澎湃,泥砂俱下,树倒根摧。浓密的乌云盘集在峰峦山谷之间,像一团巨大的墨染的棉花把风雨中摇摆不定的花草树木紧紧笼罩,墨汁般的雨水放肆蹂躏着山川大地。

翠云仙子对着浓云密雾中央扬声喝道:“青鳞,你给我出来!对无辜百姓大发淫威算什么本事?真有能耐还不如多积点功德,早证仙道!”“手下败将,口出狂言!若不是仗着你师傅谭真人撑腰,看我不把你撕了!”云团中探出来一个红睛怒目的蛟首,面目狰狞的对着翠云仙子吞吐着长舌。“孽障!上次不是大意着了你的道,哪轮到你现在放肆!不思悔改,看我不收了你!”“有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看看到底是谁收了谁!胆敢挡我的路,我见谁杀谁!”青鳞在空中翻滚着庞大的身躯,张牙舞爪,趾高气昂。二人话不投机,立马杀成一团。但见青鳞蛟:

气吞山河青鳞蛟,呼风唤雨逞英豪。

一心破堤身化龙,谁挡道路跟谁斗!

翠云仙子也不示弱:

情系黎民翠云仙,保境安民记心间。

孽龙胆敢害百姓,誓教寸步不能前!

二人你来我往,各展绝技,直斗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神仙相斗,不管打的多么激烈,在凡人是看不到的,所谓肉眼凡胎,难识真人。不过天相有变,还是有蛛丝马迹可循。但见半空中风起云涌,电闪雷鸣,惊天霹雳一个接着一个排空炸响,震耳欲聋的巨响仿佛要把天震破!

二人相斗多时,不分上下,青鳞蛟眼见化龙时间迫在眉睫,如果错过还要等上十年。情急之下,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虚晃一枪,抛下翠云仙子,一头向山下的村庄扑去。山下有成千上万的百姓在雨水中苦苦挣扎,如果青鳞蛟孤注一掷对村庄发起攻击,只怕方圆数十里将会成为泽国。情况十万火急,刻不容缓!翠云仙子一边腾云追击,一边从身上取出来一件法宝。“孽障!哪里逃?看我不收了你!”翠云仙子捏一声诀,把手中法宝望空抛了出去!只见黑压压的天空绽放开一片赤彤彤的霞光,五彩缤纷的仙雾里簇拥着一座光华夺目的楼阁,楼阁如风车般旋转,从中发出一道亮光,正中青鳞蛟。只听“哔啵”一声轻响,硬生生将青鳞蛟吸了进去!翠云仙子收了法宝,降落凡尘。转眼间云收雨散,重见天日,老百姓奔走相告,欢呼雀跃。翠云也不声张,悄悄回转家里,照顾儿女去了。

第三章

“翠云,门外有人找你!”翠云正在逗儿女玩耍,婆婆进来跟她说。

(未完,待续)

原创作品,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邓联华 网络平台编辑,武冈作协会员,武冈微马文宣部副部长,作品多见于网络。健康生活,游戏文字,简单快乐就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