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电动汽车产业“命脉”保卫战

  125项专利,1000万美元入门费,2500美元每吨专利使用费我国磷酸铁锂电池生产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加拿大企业诉中国专利复审委员会裁定其专利无效一案,近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如果外方胜诉,中国电池生产企业将面临每年要支付几千万美元专利使用费的境况,这将使近半企业无力承担。

  作为电动汽车业发展的命脉,车用电池产业的生产状况一直受到各界关注。其中,磷酸铁锂电池正成为车用电池里的佼佼者。但瞄准这块蛋糕的不仅仅是国内电池生产厂家,国外商家也一直在伺机而动。而专利诉讼,无疑成了国外商家最好的武器。

  近日,加拿大魁北克水电公司、CNRS公司、蒙特利尔联合公司起诉中国专利复审委员会裁定无效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审判结果预计最早在两个月后宣布。如果外方胜诉,将意味着今后中国电池生产企业生产磷酸铁锂电池,就必须向专利持有方缴纳专利使用费。

  加方专利覆盖了包括磷酸铁锂电池在内的多种正极材料及其主要制造技术。如果不采取措施,这种漫天撒网式的专利,将会严重制约中国锂电池企业的未来空间,进而影响到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中国电池工业协会专职副理事长王敬忠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专利战争纠结多年

  前期参与诉讼的企业原本有十多家,但专利拥有方曾采用专利有偿许可等方法拉动部分企业脱离诉讼团队,以瓦解诉讼阵营,其中受影响的不乏行业特大企业

  事实上,相关专利战从2003年就埋下了伏笔。

  2003年3月,加拿大魁北克水电公司等专利权利人的磷酸铁锂专利以申请号为PCT/CA2001/001349的国际申请为基础进入中国,并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名称为控制尺寸的涂敷碳的氧化还原材料的合成方法。2008年9月,加方获得授权(授权公告号CN100421289C)。

  但这份授权,却让国内电池生产企业产生了危机感:这份多达125项权利要求的专利项目,几乎涉及磷酸铁锂电池生产技术和生产材料的各个方面。将来一旦涉及专利使用,加方就可能漫天要价。

  那简直是跑马圈地式的专利,而且其中多项权利都缺乏创造性,如果不对他们的专利发起诉讼,中国的电池工业发展空间将受到极大的限制。河南环宇集团董事长李中东针对当时的情形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因此,国内包括北大先行、河南环宇在内的国内电池企业开始向电池工业协会求助,希望组织业内企业集体进行诉讼,维护合法权益。

  2010年8月,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决定接受企业委托,向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加方专利无效请求。2011年5月,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以加方授权文本的修改超出了原始申请文件记载的范围,而且授权文本的权利要求得不到说明书的支持为由,对加拿大魁北克水电等公司的发明专利作出无效决定,宣告修改后的111项权利要求全部无效。

  但加拿大专利拥有方怎能甘心就此失去这棵专利摇钱树。他们不服中国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的无效决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在此次诉讼中,此前电池企业的危机感也得到了应验:加方正是依托专利权利的保护,对电池业内企业提出了国内磷酸铁锂生产厂家需经由加方授权,入门费用1000万美元,每生产1吨磷酸铁锂至少需要支付2500美元专利使用费等要求。

  加方的这些要求在大多数业内企业看来相当无理。记者从中国电池工业协会了解到,目前中国磷酸铁锂电池企业的毛利率只有12%左右,行业均价7-8元/AH,竞争可谓白热化。而磷酸铁锂电池的年产量数千吨,今后5年之内还仍将以每年30%至50%的规模持续增长。如果外方胜诉,中国电池生产企业将面临每年要支付几千万美元专利使用费的境况,这将使近半企业无力承担。

  巨额的专利使用费,不但对中国电池企业形成了巨大压力,也成了专利拥有方诉讼争胜的武器。

  王敬忠对记者透露,前期参与诉讼的企业原本有十多家,但在之前官司胜败难定的艰难阶段,专利拥有方曾采用专利有偿许可等方法拉动部分企业脱离诉讼团队,以瓦解诉讼阵营,其中受影响的不乏行业特大企业。而部分企业也开始持观望态度。

  千万美元入门费、产业越大需要缴纳的专利费越多,这无疑会拖垮我们的民族企业。因此打赢这场官司对保护我们的民族工业意义深远。王敬忠对记者表示。

  笔误之争暗藏博弈

  专利申请内容的确可以修改,但修改内容不能超过最初申请的范围,只能修改相应的文字表述。而修改内容如果在原专利申请书中找不到对应说明,则容易被认定为超范围修改

  面对这场互不退让的专利战争,专利无效的相关内容成了双方交锋的焦点。

  来源:法治周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