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欣泰退正式作别A股 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北京时间2017年8月25日下午3点,欣泰退股价落在1.48元/股,同时自己的A股岁月定格在三年六个月零二十九天(2014年1月27日-2017年8月25日)。

这家因IPO财务造假而被证监会勒令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在2016年前一直“籍籍无名”,但最终在上市生涯终结前的一年被市场广泛讨论。只是略显得尴尬的是,似乎每一次的被提及,都是作为反面案例存在,而将公司一次又一次地从“耻辱簿”中揪出。

但对于曾经购买过欣泰退股票的投资者而言,亦或对《证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和证监会等监管机构而言,欣泰退的所作所为,乃至所带来的恶劣影响,使之遭遇到目前的局面或许也能称得上是“罪有应得”。

退市回顾

2017年8月25日过后,A股将再无欣泰退。

这家在2014年1月27日登陆深市创业板的辽宁企业,终因其IPO阶段所犯下的财务造假错误,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然而,即使在欣泰退整个造假事件已经盖棺定论,公司遭到的处罚已经足够时,其所带来的启示、警醒,依然值得我国资本市场回顾。

2014年1月21日,彼时仍名为欣泰电气的欣泰退,以每股16.31元的价格,发行1577.86万股,成功获得证监会IPO批文。随后,公司在当月27日正式挂牌交易。

在此上市后的一年半时间里,欣泰电气股价一直震荡上行,并最终在2015年的那轮大牛市中,于该年年中站上高峰,触及31.78元/股。

但这些快乐的日子随后便因为IPO涉嫌财务造假的嫌疑,而化为泡影。在2015年7月14日时,欣泰电气便因为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遭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此后的该年11月,欣泰电气在一份公告中,首度承认自己此前连续四年虚构收回应收账款4.69亿,影响利润累计2000多万。而在其2015年年报中,审计机构又因公司有逾1.57亿元的应收账款及其它应收款无法解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

时间随后流逝至2016年6月1日。这一天,欣泰电气收到了证监会发来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其中不仅坐实了公司IPO财务造假的事实,还对其中涉及到的17名人员一并进行了行政处罚。

本以为欣泰电气的事情在此将告一段落,但最终的高潮临来,还是去年的7月8日,中国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彼时,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欣泰电气将因欺诈发行而遭强制退市,且因创业板没有重新上市的制度安排,公司暂停上市后不能恢复上市。

今年7月17日,因暂停上市停牌近一年后,欣泰电气证券名称变更为目前的欣泰退,从而进入到具有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这段漫长的退市整理期截至8月25日止,此后欣泰退将与A股彻底告别,转而进入老三板市场。

退市风波

在欣泰退彻底作别A股之际,作为最早追踪这家公司的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希望在此记录下一些声音。这些声音来自于一年多以来,因欣泰退事件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留下的。

去年4月,在欣泰退披露2015年年报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第一次联系上了这家公司。由于公司体量不大,且位于辽宁丹东这样略显边陲的城市,即使是在其被立案调查时,外界给予的关注度依然不高。

而在这次的联系中,欣泰退的多位人士还对公司未来的可能结果充满乐观,表示会计差错调整完后,利润还是正值,没达到退市要求。

当时的采访中,彼时曾两度举牌欣泰退的阳光私募创势翔总监钟志峰,同样表达了类似的积极观点。并表示在选择欣泰退作为举牌标的时,正是看中其壳价值。

我们当时按照A股市值排序,在剔除ST股后,选中了市值还不足20亿元的欣泰电气,它当时是选中的市值最低的公司之一。我们也看到其遭到调查的消息了,还特意找来了资料看,不过最后分析评估,同时结合律师的意见,认为其不会退市。当时钟志峰说。

但随后事态的急转直下,却令涉及方始料未及。在去年7月证监会宣布将对欣泰退启动强制退市程序当天,温德乙在接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电话时,还诧异地问这个消息来源。也即,他在当时并不知道公司将要退市的消息。

一天后,温德乙在回电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说了如下的话:

昨天接到你电话时,心里也有点懵,说要走破产程序也是有点气话,有发泄的情绪。温德乙说,不过随后公司就连夜召开了相关会议,商讨应急措施。总的来讲,公司目前还与合作方签订了合同,会继续经营下去,发展业务和公司。虽然公司现在面临处罚,但这个挫折大家还是相信会度过的,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难关。

但即使是这样的一番表态,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最新与他的一次接触中,也发生了变化。

8月24日,温德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己有苦难言,在欣泰退被确定退市后,公司经营已经难以为继。

因为被确定退市,公司招投标都不能进行了,更别说订单了。

欣泰退今年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上半年预计将亏损2924.24万元至3956.32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99.81%-982.09%。而在提及造成业绩如此变动的原因,欣泰退表示既有国内经济下行的宏观因素,也有遭到退市而带来的市场信誉危机影响,致使订单减少。

金融秃鹫的狂欢

无论是稍早前的新都退(000033.SZ),还是刚刚告别的欣泰退,呈现在二者身上相似的,除了各自的结局,还有资金相同的博傻行为。

或许暂且不论上文提及的创势翔,毕竟两度举牌欣泰退时,后者虽然已经被立案调查,但结合过往所有的案例而言,被强制退市的案例几乎绝迹,因此使得前者不得不铤而走险,刀口舔血。虽然,最终现实还是狠狠地给了一巴掌。

只谈及欣泰退正式被确定将强制退市后的去年7月及最近,还是能反映出一些资金的特征。

去年7月12日,欣泰退在进入复牌进行的30个交易日中,虽然前期股价一路跌停,但从整个过程而言,仍有几个交易日显示出了极大的异常。

该年7月27日,欣泰退在连续跌停11个交易日后,在这一天竟然以涨停收盘,无论是换手率还是振幅,均远高市场平均,分别高达52.91%和20.13%。

而在此后至2016年8月22日的交易期中,欣泰退的股价也是从一字跌停到开板,再到震荡上涨,部分资金在既定的结果中来回游走,希望能够以此获利。

今年7与17日,欣泰退再度复牌,进入最后的30个交易时光。但历史似乎总是相似的,这一轮欣泰退的股价走势,像极了去年那一拨。

在8月3日,欣泰退股价来到历史最低点1.25元/股时,此后的日子不仅没有再度下跌,反而是一路上涨。至8月25日最后一天时,股价又回升至1.48元/股,仅仅半个月,上涨幅度就达到18.4%。

此前一天,欣泰退则涨1.99%,报1.54元/股。根据当天欣泰退的龙虎榜数据显示,买入金额最大的前五名和卖出金额最大的前五名证券营业部中,涉及金额分别为109.79万元和117.59万元,与总成交金额494.42万元相比,或许有超过一半成交资金可能来自于散户。

但也有例外。欣泰退近日公告称,通过信托产品持有公司6.43%股份的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在今年7月18日至7月25日,已连续减持公司245.8万股,减持后的持股比例降至4.999%,从而摘除5%以上股东帽子,不必为此后的减持公告。而据悉,此前创势翔正是通过这一通道实现了举牌。

无独有偶的是,今年6月新都退(000033.SZ)在距离彻底退市的最后两天,股价同样遭到资金博傻,累计涨幅达14.8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饶守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